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 2016/2017年度工作报告

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

2016/2017年度工作报告

 

根据2016年9月在长白山举办的“2016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年会”制定的计划(见附件1),一年的时间中,联盟开展了以下主要工作:

 

  1. 在北京组建了自然保护地工作委员会

为了支持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的工作,国际动物学会组建了自然保护地工作委员会(见附件2:国际动物学会保护地委员会成员名单),协调保护地之间、国际交流,以及相关学术和保护管理技术方面的相关工作。委员会参加了8月在青海西宁举办的第9届整合动物学大会,并就野生动物监测相关研究做了报告,并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地推动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成员的野生动物监测工作。

 

  1. 建立了专项工作组
    1. 监测与评估工作组:张知彬(国际动物学会主席)建立了国际动物学会保护地委员会,探讨了如何推动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成员开展野生动物监测的工作(附件3),正在推动中蒙两国跨界野生动物监测工作,组织了2017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年会的野生动物监测专题培训、经验分享和联盟工作计划制定工作。
    2. 教育工作组:沈兴娜(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处长)组织开展了国际材料引入、教材编写、培训工作等相关方面的工作。在唐家河正在构建对当地学生、公务员、社区群众的免费公共教育体制。在全国率先尝试编制了一套唐家河自然环境教育教材,该教材分为教师用书和学生用书,涵盖唐家河植物、兽类、鸟类观察、社区调查、野外巡护体验、野外救护等25个自然教育课程,能满足各类教育培训机构及学校的成人、中小学生开展自然环境教育体验活动。同时也与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东北林业大学、西华师范大学及当地中小学校等机构在区内组织开展了不同主题的自然教育活动。

 

  1. 推动联盟宣传和发展
    1. 完善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中英双语版网站(附件4),增加了成员单位、观察员单位所在的地图查询,成员单位查询功能,界面进行了改善。
    2. 建立了成员微信群(附件5,目前微信群中有26个成员单位),交流国内外自然保护相关信息,促进中方成员之间的交流;
    3. 编写了联盟第一期电子通讯(附件6);
    4. 推进联盟宣传工作,保护地成员单位数量从61增加到75,截止2017年10月20日,一共有10个国家,75个自然保护地加入成为会员(国际会员19个),另有15个国内外保护相关机构成为观察员(附件7)。
    5. 积极推动国际合作交流,2017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培训交流暨年会到会有一共约136人参加会议,28位外宾,41个中国的自然保护地,12个其他国家的自然保护地。来自中国和世界的20多位专家就野生动物监测、社区可持续发展和自然教育三个方面提供培训,保护地分享他们的相关实践经验,共同制定下一年的联盟工作计划。联盟年会逐步成为自然保护地成员了解世界最先进研究成果,相互交流实践经验,推动自然保护地之间跨国合作,共同提高保护管理水平,推动宣传教育,让全球自然保护地体系成为保护世界人民赖以生存的自然生态系统和生态安全底线。

 

附件1:

2016/2017年度工作计划

 

  1. 在北京组建自然保护地工作委员会

依托国际动物学会在北京组建自然保护地工作委员会,协调保护区之间、国际交流,以及相关学术和保护管理技术方面的相关工作。

  1. 加强与国际相关重要公约和组织的合作
    1. 与《生物多样性公约》、《湿地公约》交流,加强与公约的自然保护地相关项目和条款的合作和执行,推动联盟成员制定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逐步推广全面的生物多样性系统保护,推动联盟成员开展不低于2次公约内容的宣传活动。
    2. 世界保护地委员会(WCPA)建立正式合作,筹备系统培训方面的合作,2016年12月以前签订IAPA/WCPA合作协议,2017年3-5月份制定培训计划,10月份年会期间实施培训。同时系统设计联盟成员培训计划,包括网络培训。
  2. 电子交流平台的完善和发展
    1. 2016年成员大会上建立成员微信群,促进中方成员之间的交流;
    2. 2016年12月以前把所有成员信息编辑整理放到网站上,进一步完善国际自然保护区联盟中英双语版网站,定期更新联盟成员工作动态、科研成果、国际合作等情况;
    3. 2016年12月以前邀请一位电子平台技术专家,制定计划提升交流平台的效率和吸引力。
  3. 筹备建立专项工作组,在优先工作领域推进实质性工作
    1. 监测与评估工作组:由张知彬负责筹备,2016年12月底以前确定组长及成员人选,制定工作计划,开展监测目标、技术、标准的制定和示范工作等相关方面的工作,促进在联盟成员间联合开展跨国、跨区域长距离迁徙物种的保护与监测工作的数据以及成果分享、推动同物种、同生态系统保护的联盟成员建立数据与信息分享体制,推动物种基因资源库建设。
    2. 教育工作组:由沈兴娜负责筹备,2016年12月底以前确定组长及成员人选,制定工作计划,开展教材编写、培训计划、国际材料引入等相关方面的工作。推动联盟成员建立对当地学生、公务员、社区群众的免费公共教育体制。
  4. 筹备联盟工作基金支持联盟发展,为物种基因资源库建设、监测与评估、成员活动交流等提供资助

由谢主席、李志宏负责。

  1. 推动联盟宣传和发展
    1. 启动联盟通讯,重点分享各成员单位的保护经验和成效;
    2. 推进联盟宣传工作,到2017年成员大会举办之前,积极推动增加成员。
    3. 积极推动国际合作交流,开展科研、保护、监测等方面人员培训,推动联盟成员参与国际国内专项会议。
    4. 推动联盟成员的科研成果转化,联盟顾问委员会针对联盟成员开展的科研项目,给予专项指导、评估,并提出推荐意见。

附件2:

 

国际动物学会保护地工作委员会成员名单

 

  1. 中方协调员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解焱博士
  2. 外方协调员:生物多样性专家John MacKinnon博士
  3. 成员:
    • 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任李志宏先生
    • 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秘书长王丁博士
    • 东北师范大学冯江博士
    • 东北林业大学姜广顺博士
    • 泰国国家公园管理局高级顾问Jeff McNeely博士
    • 加利福利亚州立大学教授Anthony D. Barnosky博士
    • 斯坦福大学碧玉岭生物学保护区系主任Elizabeth Hadly博士

 

 

附件3:

第九届国际综合动物学学术研讨会报告

 

如何促进野生动物监测以提高自然保护地管理水平

 

该研讨会由解焱组织,以讨论形式进行,大约有30名科学家和一些学生参加了讨论。讨论由Anthony Barnosky主持,这里总结的关键点由Elizabeth Hadly,解焱,Barnosky起草。

解焱首先介绍了研讨会的目的,目标是确定国际动物学会(ISZS)可以如何促进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IAPA)推动相关研究工作。此项工作非常重要,因为全球范围的生物多样性正在迅速丧失和下降,而且成为全球政府和科学界共同关注的一个重大课题和突出难题。自然保护地作为许多物种的最后避难所,在其中必然承担更多重要的使命。然而,许多自然保护地还没有能够基于科学合理的原则开展其管理工作,最大化提高管理成效。通过健全、促进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网络内的自然保护地,科学应用、合作、协调,国际动物学会将为全球保护事业和保护界补充一项非常关键的需求。

 

给与会者提出的讨论议题包括:

 

  • 就国际动物学会推动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可以做的贡献方面,目标是什么?
  • 哪些自然保护地之间全球性合作和/或协调可能是最适当和最成功的?
  • 在数据收集、监测和数据存储和可用性方面,哪些活动最有用?
  • 国际动物学会如何能最有效地向保护地管理者和政府传达科学信息,以帮助制定基于科学的环境政策?

 

长期目标

 

讨论了几个潜在的目标,包括:

 

  • 协调多个自然保护地采用统一的监测计划
  • 在一个或多个自然保护地安放红外相机等新技术设备
  • 开发一个适用于大多数自然保护地数据收集工作的元数据列表、数据库
  • 开发自然保护地工作人员和公民科学家用来监测野生动物的应用程序
  • 与感兴趣的自然保护地进行一对一的培训工作,帮助培训在地工作人员或以其他方式帮助管理者收集有助于他们具体的土地管理需要的数据。

 

大家都普遍认为,最成功的战略和最有用的方法将是制定培训计划,帮助土地管理者获得他们需要的数据。这些计划需要通过适当的科学家与申请帮助的具体自然保护地共同来制定,然后通过一系列的讨论来确定自然保护地的普遍需求。然后在这些自然保护地开始实施第一批培训或监测项目,用于采集必要的数据。最理想的是,这样制定的项目将有助于自然保护地和参与的科学家,前者将获得必要的信息,后者的研究成果将有利于他们的学术生涯,并将这种模式推广到全球保护地。

 

合作与协调

 

与会者强烈认为,试图协调许多自然保护地之间的活动按照常规方式将有许多困难。但是可以在较小的规模上尝试,如果成功,然后再扩大规模。这种想法与前面提到的由科学家与单个自然保护地匹配开展工作的个案推进方法相符。

讨论还涉及选择几个参与的自然保护地来制定和部署一个协调的研究计划。研讨会认为,这样做的后勤工作富有挑战性,但很有价值。特别重要的是,连接一些共有关键迁徙或旗舰物种的自然保护地,它们之间这样的联系能够在这个气候变暖的世界中,走廊至关重要的情况下,让保护工作能够发挥更重要意义。

 

数据资料

 

一刀切的数据收集方法显然不适用,与会者认为更好的方式是根据每个自然保护地情况,在个案基础上来定义数据的需求。然而,有一些支持者表示,定义一套基本的标准和信息,应该可以适用于所有参与的自然保护地,如物种清单,栖息地清单,等。

一些与会者建议,利用已有的红外相机数据,可以争取广泛兴趣和研究成果的巨大价值。在感兴趣的自然保护地可以很容易地安置红外相机系统。这不仅需要图像本身,还需要开发有效的分析的协议,以回答特定的、重要的研究问题。总的来说,与会者认为红外相机数据是比较容易开展的工作,可以充分加以利用。对图片的分析能集中完成。

 

传播科学

 

与会者认为,国际动物学会的科学家们在发现对土地管理者应该了解的关键的生物学原理,和传播这些原则以帮助制定有效的环境政策两个方面,会起到重要的作用。例如,研究鼠兔问题的科学家表达了他们对于持续毒杀鼠兔的担忧,毒杀工作仍然得到高层政府的投资。鼠兔并不是造成现在清除它们的目的的原因,实际上鼠兔是关键物种,它们的缺失会导致它们所处的生态系统的退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建议由多国高级科学家签署一个统一声明,送交适当的政府官员,可能有助于将科学注入管理政策之中。这类行动可以成为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保护地成员们共同的以及国际动物学会的巨大成就,可以成为其他此类问题的一个模板。

研讨会认识到并支持与来自地方到国家一级政策制定者进行对话,并与那些负责自然保护地管理者密切合作,是朝这个方向发展的很好一步。

 

进一步工作

 

本次研讨会的主要成果是建议了三种国际动物学会近期可能并可以有效集中精力参与和帮助国际自然保护地联盟努力的方法。

 

方法1。确定愿意配合的自然保护地,帮助这些自然保护地解决面临的问题。通过适当的对话,既能促进自然保护地的目标又能促进参与的科学家的互利方法。培训自然保护地人员长期收集适当的数据可能对许多自然保护地特别有益。

 

方法2。利用现有的红外相机数据,可以很容易在愿意的自然保护地安装更多的红外相机,作为一种迅速采集重要的野生动物信息的方法,为今后的合作工作打下基础。这项合作工作将需要集中确定这些数据可以应用解决的适当的研究问题,以及图像分析技术。

 

方法3。确定自然保护地希望国际动物学会科学家参与解决的政策问题,在达成双方共识情况下,编写国际动物学会的声明和报告,将对土地管理者和政府官员有用。

 

从长远来看,这将是有利于:

 

  • 与自然保护地合作,吸引当地社区参与,帮助已有或者未来可能出现的环境和经济问题。
  • 向自然保护地和科学界证明,为什么自然保护地之间的协调活动对于生物多样性保护至关重要。
  • 确定这些协调活动具体形式应该是什么,以及如何让自然保护地能够参与。

 

上面提到的三种方法似乎是实现这些长期目标的第一步,它们本身也是有用的,在此基础上或同步可以开展更多积极的国际探索和协作。